既要創造價值更要創造意義
2019-06-18 14:57:00
來源:新華日報
0
【字號:  】【打印

  2005年以來,我國出版在產業化的道路上突飛猛進,成就世人矚目。然而,在繁盛的經濟效益大豐收的背后,出版的本原性屬性——社會效益,卻在漸漸成為一句口號。出版在追逐投入產出方面走得太快,而在謀求社會效益方面步履蹣跚,這已經背離了出版的本原。因此,有必要再認識出版的社會效益屬性。要厘清這一問題,只要厘清出版究竟是一種什么行業,問題自然明朗。

  作為框架的出版。不同于一般性的產業,出版的目的在于制造影響和控制影響。它不單純是一種媒介,更是一種框架,一種界定。或者借用麥克盧漢對媒介的認知,如果出版是一種媒介,也是人的延伸,即是人的思想和心靈的延伸。出版的產品不是冷冰冰的“無機物”,而是賦予了某種精神和靈魂的血肉之軀,是大眾教化的靈性之物。所謂制造影響和控制影響,意味著出版不是簡單地生產產品,也不是簡單地創造價值,而是創造意義;不是作品簡單的提供者和延伸物,而是作品創作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由于出版框架的存在,使得作品得到合理科學并政治正確的設計和再創造,并通過契約手段得到信任委托和法律保護,其根本核心就是整個出版過程均實現社會效益。

  作為社會表征的出版。出版行為是社會表征之一,即使在產業化追求經濟屬性的今天,它的表征使命不應該弱化,正相反,必須得到強化。一則,一旦出版行為喪失了社會表征作用,社會思想必將陷入混亂,主流導向力量減弱,社會矛盾尖銳,如此一來,勢必對社會穩定產生不利影響,又遑論經濟屬性的繁榮發展!二則,出版歷來代表著最高形式的傳播媒介,學術之自由的真正實現和政治之清明的真正呈現,教育之合理的真正達成和科學之精神的真正完成,都需要真正的好書不斷問世。出版產業在追逐利潤和積累金錢資本的同時,別忘了它的真正使命在于追求真理和真善美的不斷進階、不斷攀高,輝煌的經濟指標的數字理應是追求更加輝煌的社會風尚的動力。

  作為心智的出版。出版業擁有的是心智,是從業者的頭腦。組成出版心智的元素基本有四個部分,即判斷、審美、品位和理性,它們共同建構起出版業的專業主義。自從出版產業化以來,投入產出和市場表現的考慮分量在明顯加重,甚至于已經大于對社會影響的考慮分量。選題和內容的確立幾乎圍繞著經濟屬性展開,出版框架被經濟指標束縛,編輯被市場束縛,不能不說由于這樣帶有濃厚商業化的操作,造成了許多好的內容被框在了出版的外面,同時也可能讓沒有出版價值的內容在金錢的作用下得以問世而出現劣幣逐良幣的不幸。另一方面,由于言必投入產出,出版的主體業務能力即編輯能力在弱化,編輯似乎成為影子工作,機構趨利消退了尋找好內容的動機,個體趨利消退了加強業務能力的動機。在產業化的道路上出現一些繁榮的貧困現象,這和出版心智的市儈氣息脫不了干系。

  鑒于上述對出版業的再認識,讓出版的社會效益屬性回歸到其本原性的地位,才應該是出版產業化始終保持正確方向的根本所在。

  (作者單位: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

作者:張 平  編輯:馬麗花  
150特码一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