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運動的復興和紅軍反“圍剿”的勝利
2013-01-23 10:41:00
來源:中聯部網站
0
【字號:  】【打印

  為了認真總結大革命失敗以來的經驗教訓,確定革命斗爭的路線和任務,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國共產黨在蘇聯莫斯科召開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出席大會的代表142人,其中有表決權的84人。大會在共產國際的幫助下,在一系列有關中國革命的根本問題上作出了基本正確的回答。大會指出:中國仍然是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國家,現階段的中國革命是資產階級性質的民主主義革命。革命的形勢是第一個革命浪潮已經因為歷次失敗而過去了,而新的浪潮還沒有來到,黨的總路線是爭取群眾。目前最主要的危險傾向,是盲動主義和命令主義。盡管六大存在著對于中間階級的兩面性和反動勢力的內部矛盾缺乏正確的估計和政策,對于大革命失敗后黨所需要的策略上的有秩序的退卻,以及農村根據地的重要性和民主革命的長期性缺乏必要的認識等缺點,但大會決議傳達貫徹后,大體上統一了全黨的思想,對革命運動的發展產生了積極的作用。
  黨的六大選舉了新一屆中央委員會和中央審查委員會。會后,六屆一中全會選出中央政治局,并選舉蘇兆征、向忠發、項英、周恩來、蔡和森為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李立三等三人為常委會候補委員。由于片面強調領導干部的工人成分的意義,工人出身的向忠發被選為中央政治局主席兼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主席。他雖被選為中央主要負責人,但實際上并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
  黨的六大后的兩年間,出現革命走向復興的局面。大革命失敗后似乎已陷入絕境的中國共產黨,經過艱苦的斗爭,又重新壯大起來了。
  六大以后,中共中央非常注意黨的建設,黨的組織有了較大發展。1929年6月黨的六屆二中全會召開時,黨員已達到6.9萬人,1930年3月,又增加到10萬多人。1930年底,黨在全國17個省恢復了省委和許多特委、市委、縣委的組織。
  黨在國民黨統治區創造了從事地下工作的豐富經驗。中共中央在實際工作中強調必須切實地深入群眾,從下層做起,力求使秘密工作同公開工作結合起來,黨的干部要做到“職業化”和“社會化”,使一度遭到嚴重破壞的黨在國民黨統治區的工作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復和發展。六大后,工人革命力量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復。到1929年底,全國赤色工會會員及其影響下的工人群眾,共有近四萬人。農民抗租、抗糧、抗稅的斗爭,城市貧民反對苛捐雜稅的斗爭,以及學生運動、婦女運動、左翼文化運動、國民黨軍隊中的士兵運動等,也都有所發展。面對嚴重的白色恐怖,中共中央加強了對特科工作的領導。在周恩來的主持下,特科在保衛黨中央的安全、營救被捕同志、嚴懲叛徒、搜集情報、配合紅軍和根據地的斗爭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更為重要的是,中共中央加強了對各地紅軍和農村根據地的領導。這個時期,重要的根據地有贛南閩西、湘鄂西、鄂豫皖、閩浙贛、湘鄂贛、湘贛、廣西的左右江、廣東的東江和瓊崖等。各根據地的黨組織抓住軍閥混戰的時機,發動農民實行土地革命,建立革命政權,開展游擊戰爭,使紅軍和根據地不斷鞏固和擴大。其中影響最大的,是毛澤東、朱德等領導開辟的贛南閩西根據地。
  1929年1月,毛澤東、朱德、陳毅率紅四軍主力向贛南出擊。隨后同從井岡山突圍出來的紅五軍主力會合,并向閩西發展。贛西南和閩西蘇維埃政府相繼成立,地方武裝有很大發展。1930年6月,贛西南、閩西地區的紅軍合編為紅一軍團,朱德任總指揮,毛澤東任政治委員和前敵委員會書記,共有兩萬余人,成為紅軍中戰斗力最強的部隊之一。8月,紅一軍團同彭德懷、滕代遠領導的紅三軍團合編為紅一方面軍,朱德任總司令,毛澤東任總前委書記兼總政治委員。
  毛澤東在領導紅軍創建根據地的過程中,自覺地把黨領導的農民戰爭同舊式農民戰爭嚴格加以區別。在井岡山時期,他在給中央的一個報告中指出:邊界各縣的黨,幾乎完全是農民成分的黨,若不給以無產階級的思想領導,其趨向是會發生錯誤的。
  為了解決在農村環境中保持黨和紅軍的先進性的問題,1929年12月下旬,在福建上杭縣古田召開紅四軍黨的第九次代表大會。會議通過了多項決議案,其中最重要的是毛澤東起草的關于糾正黨內的錯誤思想問題的決議案。它規定紅軍是一個執行革命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必須絕對服從黨的領導,必須擔負起打仗、籌款和做群眾工作這三位一體的任務。決議案總結創建紅軍和農村根據地以來的經驗教訓,著重強調加強思想建設的重要性,要求用無產階級思想來進行黨和軍隊的建設。古田會議決議是黨和紅軍建設的綱領性文獻。它解決了在農村環境中,在農民為主要成分的情況下,如何從加強思想建設著手,保持黨的無產階級先鋒隊性質和建設無產階級領導的新型人民軍隊的問題。會議選出紅四軍新的前敵委員會,毛澤東當選為書記。
  在贛南、閩西根據地內,土地革命有很大發展。1929年4月,毛澤東主持制定江西興國縣《土地法》。次年春,興國等縣全面展開分田運動。毛澤東總結井岡山根據地開展土地革命以來的經驗,提出一系列深入土地革命的政策和原則。在實行土地革命的地方,人民生活得到顯著改善。中國共產黨堅決地領導貧苦農民向著封建土地制度猛烈開火這個事實,使廣大農民迅速分清國共兩黨和兩個政權的優劣,極大地調動了他們支援紅軍進行革命戰爭、保衛和建設根據地的積極性。
  贛南、閩西根據地的成功經驗,對各地紅軍、根據地的發展和建設,起了鼓舞和示范作用。經過艱苦的斗爭,到1930年夏,全國已有十幾塊農村根據地,紅軍發展到約7萬人,連同地方武裝共約10萬人。經過艱苦的探索,中國共產黨人開始懂得,農村根據地已成為積蓄和鍛煉人民革命力量的主要戰略基地。
  紅軍和根據地的存在和發展,使國民黨統治集團感到震驚。從1930年10月起,蔣介石集中重兵,向南方各根據地的紅軍發動大規模的“圍剿”。
  國民黨軍隊“圍剿”的重點是毛澤東、朱德率領的紅一方面軍。從1930年11月到1931年9月,紅一方面軍在毛澤東、朱德等指揮下,貫徹積極防御的方針,實行“誘敵深入”等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戰術原則,先后粉碎國民黨軍隊的三次“圍剿”。反“圍剿”的勝利,使贛南、閩西根據地連成一片,形成擁有21座縣城、面積5萬平方公里、居民達250萬人的中央革命根據地。第三次反“圍剿”結束不久,國民黨軍第二十六路軍1.7萬多人在中共地下黨員趙博生和進步軍官董振堂等率領下,于1931年12月14日在江西寧都舉行起義,改編為紅軍第五軍團。這期間,鄂豫皖、湘鄂西等根據地的反“圍剿”也取得重大勝利。
  在各根據地不斷發展的情況下,1931年11月7日至20日,在瑞金舉行的第一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宣布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毛澤東被選為臨時中央政府主席。
  大革命失敗以后,中國革命所以能夠堅持下來并走向復興,關鍵在于找到了一條正確的革命道路。這條道路,就是把立足點由城市轉入農村,發動和依靠農民群眾,在農村建立根據地,開展土地革命和各項建設事業,開展以農民為主體的長期革命戰爭,發展和壯大革命力量,最后占領城市,奪取全國勝利的道路。這條前人沒有走過的獨創的道路,是在全黨的集體奮斗中開辟出來的。其中,毛澤東作出了最卓越的貢獻。他不僅在實踐中首先把武裝斗爭的重心轉向農村,創造出堅持、發展農村根據地的系統經驗,而且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著作中,從理論上初步對中國革命的道路問題作了闡明。
  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道路的開辟,以及有關這條道路的理論的初步闡明,是同當時黨內盛行的把馬克思主義教條化、把共產國際決議和蘇聯經驗神圣化的錯誤傾向作斗爭的結果。毛澤東總結這方面的經驗,在《反對本本主義》文中明確提出中國革命斗爭的勝利要靠“中國同志了解中國情況”,深刻闡明了堅持辯證唯物主義的思想路線、堅持理論與實際相結合原則的極端重要性。以毛澤東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正是因為堅持這樣一條思想路線,善于向實踐學習,向群眾學習,所以才能夠在中國革命的轉折關頭,表現出革命的首創精神、巨大的理論勇氣和深遠的戰略眼光,提出關于中國革命發展的戰略思想,從而為中國革命指明正確的道路。盡管革命的發展還會遇到挫折,但黨領導的人民革命,正是沿著這條道路最終走向勝利的。

作者:  編輯:李笑林  
150特码一肖公式规律